搜索:   
现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实力

山河集团涉嫌高利转贷月息高达10% 增资扩股涉嫌造假

来源:本站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9-04 16:22:03 人气: [ ] 查看评论

  月息10% 山河集团涉嫌高利转贷:振山实业董事长詹才波举报程理财鲸吞个人和集体股权

  在湖北乃至华中地区,山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河集团”)可谓鼎鼎大名,早已从偏居黄冈市团风县的乡镇企业发展成建筑承包领域的翘楚。公开资料显示,山河集团2011年实现营收113亿元,位居湖北民企第8位。随着企业规模壮大,各种荣誉也纷至沓来。董事长程理财本人更是当选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然而,即便是他,依然有一些非议。

  “我原本持有公司(山河集团)51.3%股权,在后来的几次增资扩股中被程理财通过造假手段不断侵蚀干净。”湖北省黄冈市振山实业公司董事长詹才波向时代周报记者举报称,程理财不仅鲸吞了他的个人股权,还涉嫌将原本属于团风县淋山河镇的集体股权资产占为己有。除了程理财被指侵占股权,山河集团本身的盈利模式也受人诟病。当地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山河集团向项目经理按承揽工程造价的4.2%收取管理费,并通过高利转贷牟取暴利。

  “从2008年起,就有数次关于山河集团高利转贷的举报来到我这里。”4月22日,黄冈市银监分局一匿名中层领导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山河集团在黄冈市获得的授信10多亿元,“都是以0.3%-0.4%的月息从银行获得贷款后,转而对外放贷,月息达3%-5%不等。对集团外人员的贷款月息最高甚至达到10%。

  “程理财早有意图,早就对我个人股份实施了侵占,但我却一直蒙在鼓里。”4月23日,实名举报人詹才波对时代周报记者谈起此事时,紧皱眉头,感到愤怒而又无奈。

  山河集团的前身是团风县淋山河镇第一建筑公司,原本为乡镇集体制企业。1996年5月,出于企业发展需要,相关部门在原公司基础上设立了淋山河建筑集团。詹才波将振山实业所属的山河市场作价951.5万元作为入股资本,纳入集团公司统一管理;淋山河第一建筑公司则以建筑设备作价904.5万元入股。淋山河建筑集团的注册资本共为1856万元,两大原始股东为詹才波和团风县淋山河镇政府持股比例分别为51.3%和48.7%。

  一年之后,淋山河建筑集团又经数次增资,将注册资本金由1856万元最终扩充至5800万元。詹才波追加645万元。但蹊跷的是,1856万元注册资本却变为了集团公司的股本。在增资后的公司中,程理财授意下属在工商设立登记时将詹才波追加的645万元登记为仅持股11.1%。在后续变革中,詹甚至彻底成为局外人,股权最终转至程理财名下。

  这个事情直至2010年才浮出水面。原山河集团财务总监王平与程理财因一笔数千万的资金发生纠纷。双方闹得不可开交。王平在一怒之下,才向詹才波和盘托出了程理财侵吞股权的真相。

  “当时,王平直截了当地告诉我,我的股份全没了,都让程理财一个人吃了。”詹听后觉得不可思议。通过调查,詹此时才确认自己持有的股份确实早已悉数落入程理财之手。詹才波认为程理财利用1999年和2001年的两次增资扩股机会,编造虚假材料,转移腾挪资产,最终将自己排挤出局。

  当年的11月中旬,詹才波与程理财在山河集团4楼办公室内,对股权之争进行了第一次正式谈话。

  詹才波以试探性的口吻提起股权一事,程理财听后,猛地一拍办公桌,猛然站起,“这个董事长的位子你就是抢也抢不去,我改了又怎么样。”两人随后发生口角。尽管最后,双方并没大打出手,但矛盾已然公开化,从此反目成仇。

  据山河集团员工介绍,詹才波与程理财相交于上世纪90年代初,两人均是团风县淋山河镇人氏。詹小学尚未毕业,就出门闯荡,早年在武汉从事建筑施工行当,多年打拼积累下殷实家底;年长詹才波两岁的程理财,则是从淋山河镇第一建筑公司的一名普通施工员干起,一步步升至总经理之位。詹和程一见如故,相互欣赏,甚为投缘。

  1998年,淋山河镇第一建筑公司改制重组成淋山河建筑集团后,尽管詹持股比例已超半数,但出于对程理财的欣赏和信任。詹才波并未对公司法人代表提出更改要求,程仍然担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和总经理。

  詹、程两人的搭配,倒也算得上相得益彰。在当地人看来,两人都踏实肯吃苦。程善于交际,全盘掌控能力强;詹则是在技术方面更为专注,很早就获得国家一级建造师的职称。

  在两人的合力之下,淋山河建筑集团迅速发展壮大。1999年,淋山河建筑集团承揽的鹦鹉花园项目成为武汉样板建筑工程。公司实力与日俱增,业务范围遍布各地。

  公司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关于股权,詹才波坦言自己并未过多关注,反倒是程理财曾在2004年时向詹才波抱怨。“集团越做越大,他自己却没有股份,只是一名管理者而已。我当时主动说提出,要不转让部分股份给他。

  詹、程这对默契组合在2010年的那次争吵之后,彻底瓦解。詹此后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希望能拿回原本所持股份。其实,两人在此之后也曾有过多次商谈。

  2011年1月10日,山河集团总部办公楼发生爆炸案,总经理吕达在爆炸中身亡。随后不久,程理财主动电话找到詹才波。两人进行了第二次谈判。程希望以8000万元的代价换取詹完全退出集团。詹对这一价格无法接受,提出3亿元的要求。当天,两人并没有对价格达成一致,最终不欢而散。

  2012年1月,程理财又在武汉市的洪山宾馆约见詹才波。两人达成口头协议,程理财承诺拆除山河市场,然后修建造价3亿元的新市场交付詹才波。詹对这一方案亦表示认可。

  但是,待程理财从京参加完全国人大会议回到武汉,却变卦了,对此前口头协议矢口否认。

  团风县工商局局长倪述学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2012年12月8日,山河集团因提供虚列股东被黄冈市工商局作出行政处罚,处以150万元的巨额罚款。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诸多材料发现,1998年,詹才波和黄冈市淋山河建筑集团公司签订协议,山河市场更名为黄冈市淋山河建筑集团山河市场,但原所有权不变。

  据湖北省黄冈中冈审计事务所当时的评估报告显示,山河市场评估价为951.5万元,詹才波占集团公司51.3%股权,淋山河镇政府占48.7%。

  1999年5月,黄冈市淋山河建筑集团公司再次增资扩股,更名为黄冈市淋山河建筑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800万元。詹才波再以645万元资产入股,包括山河宾馆和其他固定资产595万元,现金50万元。但是令人感到不解的是,詹才波持股比例却由51.3%降至11.1%。

  据记者获得的工商局登记资料显示,原来淋山河建筑集团公司的1856万元却变为新成立公司的股本,也就是说1999年的那一次变更登记中,不仅詹才波的股份平白沦落,淋山河镇政府的48.7%股权亦落入他人囊中。

  工商资料显示,原本并未持股的程理财在此次增资后反而以2062万元的出资,一跃成为公司最大股东,占股35.6%。另外,程武出资613万元,占股10.6%;舒先厚出资231万元,占3.9%;詹士俊出资156万元,占2.7%;童庆儒出资121万元,占2.1%;童金波持股116万元,占2%。

  詹才波认为,上述这些新增出资股东均被认定为虚假出资。山河集团党委书记舒先厚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对此似有所隐,不愿多谈。

  2001年,淋山河建筑集团再次增资,并改名为湖北山河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到7564万元。此后,程理财占股权51.8%。增资后除程之外的股东悉数从原股东名册中消失。詹才波的股权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程友才(程理财之弟)、陈慧林(程理财妹夫)、邵祥国、冯年松、童应明、倪少东等程理财的亲近人士。

  工商注册资料中的《股资转让协议》显示,《协议》规定甲方詹才波将645万元股资有偿转让给程友才。对这份《协议》显詹才波完全否认,称是程理财造假而为,私自伪造自己的签名。

  令时代周报记者感到诧异的是,淋山河镇政府所持股资的转让协议竟然有两个不同的版本,签订时间都在2001年5月6日,但却分别转让给程友才和程理财。

  同样格式的《协议》还有7份,签署日期都为2001年5月6日。此事核心知情人透露,程理财正是通过虚假注资、伪造股资转让协议等行为非法侵占股东利益。王平更是被指为此事的具体操办人。“检察院、公安局已经介入了。你要问去问他们。”王平在电话中对此事不愿多谈,也拒绝透露任何其他细节。

  对比此次变更前后的注册资本、投入资本显示,程理财正是获取了淋山河集团公司1856万元股份后,持股才由2062万元增长至3918万元。

  4月23日,淋山河镇党委书记汪建忠对时代周报表示,由于自己上任不久,对于十余年前的股权转让一事并不知情。“但是,镇政府确实每年从山河集团收到20万元的款项,2012年金额上升至30万元。

  2010年8月,淋山河集团公司最后一次增资扩股,正式更名为山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山河集团。集团注册资本达到3.16亿元。股东进一步缩减为五人。其中程理财的出资达1.6亿元。占股52.0%。其余四名股东分别是程友才、陈慧林、倪少东和王平。

  2013年3月19日,詹才波向团风县公安局提出立案申请,控告山河集团有限公司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虚报注册资本、虚假出资,程理财涉嫌职务侵占罪。

  一个月后,团风县公安局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公安局副局长童介华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对此讳莫如深,不断强调不予立案的一些理由,却拒绝透露具体细节和缘由。

  詹才波同时对团风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提起行政诉讼,控告其在多次公司设立登记和变更登记过程中行为违法,要求团风县工商局采取补救措施,恢复其在山河集团的真实股权状况,并赔偿经济损失。

  据山河集团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差不多从2006年开始,山河集团就开始大规模对外高利转贷。“之前的规模一直比较小,2006年后放贷规模开始逐渐变得大起来。

  山河集团共有130余名项目经理,两者之间是较为松散的合约关系,也就是说,项目经理可以以山河集团的名义在外承接工程施工。项目经理则对承揽工程自负盈亏;山河集团在技术、管理和资金上对项目经理提供支持。

  值得关注的是,项目经理在获取山河集团支持的同时要付出高昂代价。“项目经理要向山河集团交纳工程造价4.2%的管理费用。如果想要获得集团在资金上的支持,那就要付出高得离谱的利息。”内部人士说。

  项目经理向集团贷款,月息一般从3%-5%不等,且若逾期未还,每季度月息会随之上涨0.5%不碍于资金周转需求,同时从集团贷款又具备快速和方便的特点,很多项目经理也只能如此选择。

  据黄冈市银监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层干部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黄冈市银监局从2008年起,多次接到举报称山河集团存在高利转贷的行为。“月息少的3%,多的能甚至达到10%。但是山河集团从银行拿到的贷款,月息仅在0. 3%-0.4%。山河集团就可以从中赚取了巨额的暴利。

  山河集团现投资或控股了东升建设、山河市政、山河装饰、山河幕墙、竹安设备、山河门窗、双升木业等21家子公司,并实行跨区域经营,旗下的分公司遍布全国各地,其贷款也到处开花。“没有人能具体知道山河集团现在一年能拿到多少贷款,可能唯一知道的人只有程理财本人了。

  从理论上来说,类似山河集团贷款存在很多的风险。万一公司出现意外事件,导致公司往外放款无法收回,极有可能会酿成大祸。”上述银监分局人士对此不无担心。

  按相关规定,银行向企业发放贷款时,应对贷款风险完成调研、审查、核查,以加强对企业高利转贷行为的监控。实际上,这些监控有时并没有发挥功效。“山河集团的一个项目就曾通过湖北建设银行总行在武汉青山支行拿到10亿元以上的贷款授信。在某种程度上,银行早已和贷款企业形成了利益纽带关系。”上述匿名人士如是说,“团风县各银行的负责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山河集团存在高利转贷的情况呢?但是银行也有贷款任务,山河集团每年都能按时还贷款,这也为银行创造效益。双方的利益是在一起的。

  早在2009年时,山河集团在团风县当地获得的授信额度就达到7.5亿元。记者了解到,黄冈当地银行一年给予山河集团的授信规模为10余亿元。

  银监分局负责整体控制各银行每年的贷款规模,对高能耗、房地产等限制放贷行业实行限制。而山河集团归属建筑行业,因此并不受太多约束,加之程理财在黄冈当地人脉广阔,与当地银行高管关系均为熟稔,这也便于其获得巨额授信。

  就上述情况,记者曾多次联系程理财、程友才、王平等山河集团高层要求采访,均遭拒绝。时代周报记者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

评论】【加入收藏夹】【打印】【关闭】【进入论坛讨论】【回顶部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分,有 人参与评分.
发表评论:(可直接用论坛账号评论) 共有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点资讯

推荐资讯

最新教程

关于我们| 客户案例| 服务项目| VIP服务| 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 免责声明|
Powered by 爱发168 Code © 2016-2017 www.g22.com